♪ 任務噗

某日行經脈流鎮,在路邊遇見了個哭泣的小女孩。詢問之下,小女孩莉莉告訴你她在整理過世爺爺的房間時,找到了張泛黃的藏寶圖。
但在你眼前的藏寶圖有著撕過的痕跡,忍不住問莉莉為何藏寶圖只剩下一半時,莉莉在嗚咽中提起了功夫鼬的名字……

 

『嘟嚕嚕嚕~嘟嚕嚕嚕~您撥的電話無人接聽請……』
「這麼忙喔都不接電話……」
今天的雨絃沒有跟哥哥一起行動,或該說從幾天前開始他就是自己一人行動。
脈流鎮,之前任務時有大鬧過的地方因此並不覺得陌生。反正哥哥不在其他朋友也有自己的活動,今天就無聊無聊的度過吧。叫出了這次攜帶的夥伴,雨絃漫無目的地到處晃,偶爾拔拔路邊的水果偶而揪揪身旁卡蒂狗的尾巴然後惹來一陣狂吠,邊走邊玩就在這時不遠的前方傳來一個小女孩的哭聲。
『汪汪汪~汪~』 『嘻嘻嘻…』
「萊西你這樣會嚇到他的!阿阿阿中鬼你給我回來!!!」
對於先被狗吠聲嚇到再來又被鬼斯通在身後出現拍了肩膀,小女孩從啜泣變成驚嚇的嚎啕大哭。
「哇阿~對不起對不起!」原本想幫助小妹妹的結果反而嚇著他,雨絃當場慌了手腳,然後也在同時天空突然的下起大雨。
「什麼!?下雨?剛剛的太陽是詐欺嗎!!!」四周沒有什麼遮蔽物,這場雨來的太大太急雨絃只反應出抱怨就感到手被人一拉。
「大姊姊跟我來!我家就在前面!」
莫名其妙的被小手一拉,兩人克難的往山上跑。全身濕的越跑越覺得不對,為什麼是山上?剛剛明明往下跑一點就可以到達神奇寶貝中心了……
半山腳路邊哭泣的小女孩,帶著我往山上跑?不會是那個吧……有腳阿也有影子……
姆嗚~哥哥~你快結束收工過來找我阿!!!

───

「大姊姊我們到了~媽媽我回來了~」小女孩跑進家門,在裡面的婦女看到自己女兒全身溼答答的趕緊拿條大浴巾蓋住並一直要他注意保暖不要感冒了。
站在門口的雨絃進去也不是離開也不是,好在婦女即時注意到趕緊也把他請進來弄乾身體。
「不好意思打擾了耶~外面突然下大雨~」雨絃苦笑的擦著頭髮當然也順便擦擦同樣淋溼的卡蒂狗。
「沒關係,我們家莉莉突然的大哭跑出門外然後又突然下起大雨我正擔心他呢,謝謝你陪他回來!」婦女溫柔的一笑,雖然不是陪他回來啦是被拉回來就是了……
「你叫莉莉嗎?為什麼會在路邊哭啊?」
「嗚…嗚哇阿阿阿阿~~~~」
「咦咦!!???咦咦咦咦咦??????」
被問到問題的莉莉像是想起了什麼又放聲大哭。雨絃慌張的看向旁邊的婦女,而婦女也只是回給他一個無奈的笑容。
「阿阿阿你不要哭啦~你光哭誰知道阿說出來!」不會應付小孩子的雨絃大概也崩潰了,大叫出來後想當然爾莉莉被嚇到的停止哭泣。
抽抽噎噎的說出那個一半的寶藏圖還有消失的功夫鼬。
「寶藏圖?你是說你手中那個?溼掉的那個……」
「嗚……「阿阿阿阿阿不准哭!!!」趕緊在莉莉發現手中僅存的一半寶藏圖已經溼掉前阻止,再哭下去天都黑了還不知道原因。
在旁邊看不下去的婦女拍拍自家女兒的頭並代替他解釋。原來寶藏圖是小女孩爺爺的,從小就喜歡爺爺的小女孩發現寶藏圖後非常開心,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只有一半。就在當下他看到門外功夫鼬的身影認為是他拿走的。爭執了一番功夫鼬跑走了小女孩也哭著跑出門,然後就回到最上面在路邊哭泣的狀況。
「功夫柚?那是什麼?好吃嗎?」
「……呃……」眼前這位看起來應該是訓練家,怎麼會問功夫鼬是什麼?
『汪汪~』一陣尷尬氣氛中卡蒂狗叫了一聲,大家轉頭一看後發現有隻小傢伙坐在背上。陌生的身影雨絃趕緊拿起圖鑑查詢。
「阿阿原來是工夫鼬喔~不是工夫柚阿~害我還以為有什麼新品種的樹果呢阿哈哈哈!」雨絃尷尬的大笑。
功夫鼬跳下卡蒂狗的背,走到莉莉面前遞出一張紙。那是那剩下的另一半藏寶圖。比手畫腳了好一番才讓大家知道原來不是他拿的他只是去找而已,被冤枉的他很難過所以跑出去,但是又擔心莉莉所以一直跟在後面。
既然寶藏圖有了功夫鼬跟莉莉也合好了接下來就是尋寶!
這麼好玩的事情怎能不參一腳,跟著莉莉兩人辛苦的研究那半濕掉的地圖然後拼湊著另一半完好無缺的地圖,兩個小鬼以及幾隻神奇寶貝就像後院後山出發探險去。

等找到寶藏後已經傍晚了,不是什麼大東西就只是一個鐵盒子裡面裝著莉莉的爺爺與莉莉還有家人的合照以及莉莉以前送給爺爺的小禮物。
「太好了~這寶藏你可要好好收著喔不要再去淋雨囉!」雨絃笑著摸摸莉莉的頭而莉莉也回以最燦爛的笑容。

告別了莉莉與他媽媽,雨絃緩慢散佈的往山腳下走,同時久違的電話也響起…
『咕哇咕哇鈴鈴~咕哇咕哇鈴鈴~』
「嘿嘿~哥哥你忙完囉?」
「抱歉,今天連續跑了好幾家試鏡一直忙到剛剛沒能回你電話~」
「呵呵呵~哥哥你的損失阿我今天可是玩了尋寶遊戲有大收穫呢!」無視電話另一頭的好奇訊問,雨絃沒有接下去說只是撇投看著旁邊跟著的新夥伴。

 

創作者介紹

晨 露

yehyiing1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