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整整三天!

  黃瀨涼太因為最新產品的宣傳要到沖繩出外景三天。
  有整整三天見不到小黑子抱不到小黑子摸不到小黑子親不到小黑子,小黑子缺乏症已經到要破表的指數了!

  滿心歡喜的拿著鑰匙開門,開門後卻發現家中只留有一盞燈及在客廳桌上的一張紙條……沒有小黑子的身影沒有小黑子的氣息他的小黑子不在家!這打擊就像是個發現晚餐時間碗裡卻沒有肉的大狗。
  黃瀨落寞的關上門放下行李解下領帶,走到客廳將整個跟洩了氣的皮球似的身軀癱軟的丟在沙發上。
  「小黑子~小黑子不足阿~」這是個充滿哭音的細小哀嚎。

  桌上的紙條是這樣寫著:
  『黃瀨君工作辛苦了,今天要跟誠凜的成員以及學弟們聚餐。
   回到家可能會很晚,如果你累的請先去睡覺。  黑子哲也』

  「怎麼可能睡的著~整整三天耶小黑子阿你快回來麻~~~」那個在眾人面前閃亮亮的黃瀨涼太如今卻如此沒有形象咕咕噥噥的在沙發上蠕動。
  或許真的很累但他一直相信著這只是小黑子沒電症候群罷了。
  躺在沙發上閉上眼,整個家安靜無聲唯有牆上時鐘的滴答聲。不知閉眼小歇多久後黃瀨還是睜開眼抬頭看向時鐘,指針正好跳到12點整。想想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還是先去洗澡吧,也許小黑子在他洗完澡後就會回來了。他要香香的抱緊他的小黑子。



--------

  沾了水的男人更多了好幾分的性感,從浴室出來的黃瀨赤裸著上身且金色髮稍上滴著水,這模樣要是讓粉絲們看到大概會引發大暴動吧。
  洗過熱水澡後身體的疲勞也除去一大半。隨手打開冰箱拿了一罐運動飲料,邊走邊喝的回到客廳,現在12點半,明天休假,他決定要在客廳等黑子回家。儘管連續拍了三天的照片,儘管熬夜對皮膚很傷,但是他就是希望能盡快見到他的小黑子且大力的將他擁抱入懷。

  「叮咚!」

  鈴聲!
  小黑子回來了嗎!
  像是看到主人終於回家餵食的大狗,三步併一步火速衝到玄關。開門,看到是小黑子沒錯喇但是只有藍藍的小腦袋……


  「唷,黃瀨你回來了阿?還好,我正苦惱該送去哪說。」開口的是火神,而黑子正趴在火神背上,嚴然是被揹回來的。
  「小火神?阿阿阿小黑子怎麼了!!!???」雖然驚訝開門見到的是小火神但讓他更震驚的是,他的小黑子竟然是被揹回來的!
  「他阿,喝錯飲料了。沒人注意到他就這樣默默喝了一堆烈酒,然後就如你所見現在正醉的不醒人事。」火神邊說邊把背上的黑子交給黃瀨。

  有聽黑子說黃瀨去沖繩出外景,但卻沒跟他說什麼時候回來。聚會結束大家一致認同由火神帶黑子回去,監督與學長們的命令就像是絕對般的也只能服從。一路上對於喝醉睡死的黑子他真的很苦惱應該怎麼辦才好,不是沒想過乾脆就近帶回自己家中,但是黑子口中一直持續喃喃的喊著黃瀨君,抱著賭一把的心態來到了黃瀨與黑子所住的公寓。
  還好黃瀨回來了,既然黃瀨在家就好辦,只要將黑子交給他就沒事了。迅速的告別,火神只想回家睡個整天,被強迫灌了一堆酒他現在頭痛死了。

  接過黑子及目送火神離去,黃瀨抱著黑子悄悄的帶上門轉身回到客廳。懷中的黑子依舊持續有一下沒一下的呼喊著黃瀨君,緊接著像是感受到什麼一樣,往黃瀨胸前蹭了幾下後就面帶淺淺微笑深深的睡去。
  阿阿阿小黑子阿阿這樣犯規阿怎麼可以這樣可愛阿!

  黃瀨內心的小野獸正在暴動。

  儘管很想要一直這樣抱著黑子但他可是剛洗完澡的人,身體不說頭髮可還是溼的,雖然已沒有剛洗完那樣滴水滴的兇。不捨的將黑子安置在沙發上,黃瀨悄悄回到房間吹頭髮。
  怕吹風機聲音吵醒客廳的黑子他特地將門關上,吹完頭髮再做些基礎保養,正將桌面瓶瓶罐罐收拾到一半時,房間門被推開。
  「黃瀨……君……?」黑子滿臉通紅且一臉惺忪的往黃瀨那走去。
  「小黑子!你醒了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想喝水嗎?還是想洗澡?」趕緊放下手邊東西,雙手圈注走到他身前的黑子。
  「是黃瀨君的味道……好想……你……」回抱著黃瀨,黑子將全身的重量交給了他,並在黃瀨耳際邊磨蹭與低語。

  這殺傷力真是太大了!

  黃瀨內心的小野獸正立志茁壯成為大野獸暴動著。

  但以為只有這樣那就錯了。對於只是磨蹭似乎並無法滿足的黑子,一抬腳整個跨坐在黃瀨身上,而埋在頸邊的頭顱除了持續磨蹭外還伴隨著張口舔舐。

  「!!!!!!!!!!」可以非常明顯的感受黃瀨全身的為之一震!
  對於這樣反應很滿意的黑子只是抬起頭,在黃瀨眼前展現個足以只接秒殺掉他的笑容。
  平常都是黃瀨在黏著黑子撒嬌,現在立場對調,眼前的黑子誘人度可以說是犯規犯規犯規再犯規了。向身後的床上一躺並大手一攬的將黑子整個人擁入懷中,順著黑子湊上來唇回應,現在黃瀨覺得就算要他熬夜到五點甚至是天亮或中午他都願意!
  逐漸加深的吻伴隨著逐漸升高的情慾,喝醉的黑子極其主動且誘人,趴坐於黃瀨腹上,可以明顯感受到那個正在長大的小野獸,像是玩心大起般的黑子直接向那兒點火,本來定力就不夠了現在被這樣一磨蹭……

  猛獸開匣。

  黃瀨一個轉身將黑子壓於身下,用更掠奪性的吻直接侵入了口腔深處。手不安分的在黑子胸前游移並逐一解開越來越覺得多餘的衣服。有一下沒一下的回應黃瀨的吻,雖然看起來很粗暴其實只有他知道黃瀨非常溫柔,對於這種事比起說是辛苦更該說是享受。
  三天沒見了,雖然電話比照三餐點心宵夜的打,但是當寂靜的夜晚來臨,少了睡前依舊吱吱喳喳吵的黃瀨,夜比以往漫長了許多。黃瀨君的體溫黃瀨君的聲音黃瀨君的擁抱黃瀨君的吻,這些已成為足以讓他安心入眠的要素了。
  黃瀨邊吻邊將黑子的衣服火速扒光,吻從眉頭眼角一路向下,在唇邊逗留了許久後來到下巴喉嚨鎖骨,持續向下的在胸前停留,黑子細碎的呻吟聲如催化劑般,下腹那個已經成長到不能夠稱之為小野獸了。

  而後呻吟聲逐漸平穩……咦!?

  要知道,喝了不少烈酒加上這幾天都沒有睡好再加上黃瀨的回來,能讓他安心入眠的要素都齊全了,如此這般的……
  「咦咦咦咦咦!!!????小黑子????睡……睡著了嗎!!???那那那我……我怎麼辦阿!!!!」被惡意的點了熊熊大火,而肇事者如今卻這樣逃逸了……

  現在時間是一點半再多一點點,或許還不算太晚,對於熬夜這個詞在這時間點上似乎是不怎麼成立。

創作者介紹

晨 露

yehyiing1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