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任務噗

在梅渡公園附近的神奇寶貝們為了賀慶新季節的到來,決定舉辦音樂祭來慶祝,因而開始了歌唱遊行的練習。最近也能常看到拿著指揮棒的保母蟲、大聲歌唱的聒噪鳥和一旁搖曳身體伴奏的風鈴鈴在公園裡練習,持續不斷的音樂聲吵得來公園的居民們都無法放鬆。
公園管理員原先想去說服那些PM們降低音量,但試了各種方法,不管是好言相勸或是以食物誘惑,這三隻神奇寶貝就是不肯配合。看這情況,用一般的方法是無法勸說他們的。

 

 【雨絃部份】

今天天氣很好,雨絃將手持全部換成小鳥夥伴。

風和日麗的今天一整個是適合飛翔踏青玩樂的好日子~雖然只能攜帶六隻說真的還是有點少阿!
在猶豫今天要去哪裡玩時,聽到路邊的訓練家交談說梅渡公園好像有什麼活動,非常的熱鬧。既然有熱鬧的東西那目標確定就是梅渡公園了!

到達公園後人不少,但也沒有到人擠人的多,將手上所有的夥伴放出來。
「好天氣~你們就好好地舒展筋骨吧~」看著鳥夥伴們各各振翅飛翔追逐,雨絃臉上也掛滿了笑容。
環顧四周尋找有什麼好玩的。然後就在不遠處發現熟悉的身影~最熟悉不過的長髮少女!告知一下上空盤旋的鳥兒們,雨絃三步併一步的衝過去。
「小妃妃妃妃妃───是來野餐的嗎有帶點心嗎新口味嗎好吃嗎我幫你試吃試吃不用感謝我好朋友一場舉手之勞沒問題的哦噗──」按照慣例的雨絃被霜月妃重重地毆打了一拳。

「雨絃?妳很吵──不管這個了,妳怎麼會在這裡?」
「聽說這裡有活動阿~順便帶夥伴出來活動筋骨!你看,他們飛得多快樂嘿嘿~」雨絃開心地比手畫腳並指著上方的夥伴們。
「小妃你呢?野餐?」
「妳滿腦子只有吃嗎?我聽說這裡有音樂會,所以來尋找孩子們之後表演的靈感。」
「我除了吃還有玩喔!有新表演了嗎!什麼時候!在哪裡!我要看我要嗚啊啊抱歉!!!」興奮亂跳的後果就是撞到人。「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向後一看是一個看起來沒什麼表情的男孩。
「沒事,謝謝。」六六順著雨絃伸出來的手站起然後拍一拍身體。

「真是的雨絃妳在幹嘛啊!」對於這個冒冒失失的雨絃,妃實在是頭痛。
「沒事的,沒關係,小小撞到一下而已。」
「沒事就好!我是霜月 妃,既然遇到了就是有緣請多指教!」妃伸出手。
「我是雨絃是雨絃!請多指教!!!」雨絃也搶著伸出手。
「……你們好,我叫六六,請多指教。」看著眼前的兩隻手,不知該怎辦只好一手一隻的回握。

據六六說他是路過覺得很熱鬧就過來看看,妃是過來找靈感的,雨絃則是湊熱鬧的跑過來毫無目的。
相互認識小聊了一會兒,雖然六六有些安靜跟聒噪的雨絃整個成反比,但還不難相處!
當三人來到一個小草皮,雨絃的鳥夥伴全衝向一棵大樹。見到他們的異狀一行人決定過去看看。
看到滿樹的鳥型神奇寶貝以及些許四足的神奇寶貝,大家圍在一起感覺好像在狂歡?順著中心望去是一隻聒噪鳥在高歌,旁邊還有保母蟲指揮樂隊和風鈴鈴跟鈴噹響們伴奏。
「難道這就是管理員困擾的音樂祭?」六六表示在遇到妃跟雨絃前已經在入口與管理員詢問過了。
「什麼!音樂祭?有玩樂的祭典嗎!」聽到有好玩的又看到自家鳥兒們那麼開心雨絃的眼神都亮了。
「音樂祭嗎……也許可以成為一些靈感的來源!」妃開始失所怎樣能讓自家孩子們有更大的突破。
「不,那個……管理員說那是困擾……」想提醒說這景象讓當地居民與管理員非常困擾但是顯然身邊這兩位女孩似乎沒有聽進去。

「我也要同樂!!!!」
「等……什麼!?」
「……唉……」
行動派就是動的比說的快,雨絃已經迅速消失然後出現在大樹下。
『我是雨絃~♫我是小鳥王~阿阿阿~♫』
『窩是呱呱~♫窩是嘎嘎呱~呱呱呱~♫』
『鏘鈴鈴鈴鈴~鏘鈴鈴鈴~』
『嘎啊啊~喀喀喀嗚嗚~~嘎嘎嘎~嗚哇哇~』
混亂的場面。
雨絃開始奇怪的高歌,然後聒噪鳥非常配合的跟個學舌,風鈴鈴在旁邊飄盪伴奏,而保母蟲看到現場熱絡的氣氛更努力地指揮樂隊。

短時間大樹上與大樹下比之前更加的吵鬧,四周受的了的訓練家在觀看而受不了的訓練家則紛紛走避。

「嗚啊好丟臉~雨絃阿你不要跟著起鬨啊!」發現大家視線的妃在旁邊想要阻止但是已經整個暴走瘋狂的雨絃完全聽不進去。
「雨絃的活力真的是很充足阿……」有點傻眼的六六在旁邊看著,與吵鬧絕緣的六六來說這個今天剛認識的雨絃實在是個很爆炸性的衝擊。

 

【六六部份】

 

【霜月妃部份】

為什麼只是個想要來找些表演靈感,竟然會這麼難。
看著台上與聒噪鳥合唱著渾然忘我的雨絃,霜月 妃有些感到崩潰,加上旁邊投射來的責備目光讓她感到難受,試圖努力壓制著快要爆炸的理智,好聲好氣地勸著雨絃。

不過,已經玩開的雨絃似乎是聽不到妃的勸阻聲就是了。
「雨絃──拜託你們住手──」被雨絃五音不全的歌聲攻擊著,妃有些難以招架,只好轉頭向六六求救。
「六六,你可不可以幫我……」對方看來是已經早一步離開戰場中心,不曉得為什麼蹲在公園的池子旁邊,看起來還很認真。

「這兒一隻鳥~那兒一隻鳥~飛來飛去哪來那麼多的鳥~~」
「遮窩一鳥鳥~那裏一鳥鳥~呱呱呱啦啦呱啦啦~」
歌曲進入了一個令人費解的狀態,而且似乎有越唱越大聲、越來越荒腔走板的境界。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瞬間黑化爆氣的妃將寶貝球通通拿出來,左手三個右手三個交叉的姿勢有點像某遊戲中的角色一樣。
「嗚阿阿阿~喔嘎嘎~一隻鳥一隻鳥鳥鳥~欸、等等,小妃妳等一下──」現在才發現事情不對勁的雨絃停下歌聲,轉頭望向在自己身後露出超級燦爛笑容的妃。

一道又一道光線,代表著被叫出來的PM數量。
幾秒鐘後,妃的常駐手持戰隊就通通現身,除了原先待在妃肩頭上的哭哭面具與電電蟲,以及作為坐騎的風速狗外,另外還叫出了暴風獸、大丹鱷及線球。
「鐵心,用絲線把雨絃給我綁起來;朵拉比斯,十萬伏特、哭哭,用厄運臨頭、
巴朵,噴射火焰;薩格奈特使用水砲轟掉他。」咬牙切齒地說出最後一個請託:「征君,拜託你用大字爆轟了她。」
「鳥鳥鳥鳥嗚啊啊啊小妃這樣會死人的啊──」雨絃邊鬼叫著邊試圖抵擋來自六隻PM的攻擊,身旁的聒噪鳥也繼續以高分貝的叫聲像是抗議著什麼。

一記噴射水柱從妃身後激射而過,往聒噪鳥臉上一個完美的顏面直擊,力道大得足以讓聒噪鳥從樹梢上落下,恰好落於草叢上並沒有受傷。只是衝擊力道十分強勁,聒噪鳥整個暈頭轉向,好一陣子無法恢復過來。
回首一看發現是原先待在六六身旁的水水獺,臉上的表情十分不爽,看來似乎是也被雨絃的歌聲給弄得心煩意亂。
「連水水獺都出手了嗎?看來我也有同伴了呢。」妃燦笑逼近著雨絃,「準備好接受正規歌唱訓練了嗎?巴朵蘭恩,讓她體會一下妳火焰漩渦的旋律吧。」
幾秒鐘過後,被暴風獸火焰"伺候"過的雨絃帶著滿頭暈眩星星,就這樣倒在飛奔過來的宇瞳懷裡。

「好了,這樣就解決了。」燦笑著把PM們收回寶貝球中,妃心滿意足地抱著方才躲在自己身後的哭哭面具,柔聲道。
其他PM見到如此"恐怖"的制止手段,通通嚇得噤若寒蟬,連個氣都不敢喘一聲。

「……雖然是安靜了,但這……」六六看著眼前混亂場景,無言以對的低頭望了望身旁的水水獺夥伴。
『咪啾嘛~』水水獺兩隻短短的小手一攤表示不關他的事。

yehyiing1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任務噗

在梅渡公園附近的神奇寶貝們為了賀慶新季節的到來,決定舉辦音樂祭來慶祝,因而開始了歌唱遊行的練習。最近也能常看到拿著指揮棒的保母蟲、大聲歌唱的聒噪鳥和一旁搖曳身體伴奏的風鈴鈴在公園裡練習,持續不斷的音樂聲吵得來公園的居民們都無法放鬆。公園管理員原先想去說服那些PM們降低音量,但試了各種方法,不管是好言相勸或是以食物誘惑,這三隻神奇寶貝就是不肯配合。

 

【霜月翼部分】

簡單地跟對方約好了碰面地點時間,霜月翼在隨身筆記裡寫上行程,身後的亞歷山大走過來放下冒著熱氣的紅茶,開口問道:「在笑什麼?」
「跟宇瞳約了喝下午茶,之前他跟雨絃不是有幫忙妃牧場演出的宣傳嗎?想透過這個機會謝謝他們。」加上從妃那裏得知宇瞳也是跟自家妹妹一起旅行,跟妃有過好幾次搭檔練習與解決事件,想趁機從別人口中多知道一些有關於妃的旅程。
那些他來不及參加的精采旅程。

「啊──翼哥!這裡!」宇瞳早了翼一步抵達約定的咖啡廳,看到翼帶著另一個他不認識的人來,不免有些疑惑。「這位是?」
「他嗎?」看了一眼跟著來的亞歷山大,翼擺擺手要宇瞳不要在意。
宇瞳又來回看了幾次後,「那我們就先進去吧!」看得出來翼跟對方之間有著微妙氣氛,他還是不要多話詢問好了。
整個過程多半是訴說著妃、宇瞳及雨絃、還有彾段,他們四人一起旅行的經過,偶爾翼會接話個幾句,但大部份都是宇瞳在說著。

「吃得好滿足──」時間看看差不多了,宇瞳正打算拿起桌上的帳單,翼卻早了一步拿走,笑道:「這次讓我請吧?畢竟我聽到了不少好故事呢。」
「那就謝謝招待囉──」
在踏出咖啡廳的時候,宇瞳接到了來自雨絃的電話;在此同時翼也接到了幾封短信,漫不經心地閱讀過前面幾封,在看到自家妹妹的名字時,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跟宇瞳交換過訊息內容後,翼讓禿鷹娜帶著他們飛上天,往著梅渡公園的方向而去。

在飛行的過程中思考著不知道誰傳來的訊息,是聽說梅渡公園近期會舉辦音樂祭,想必這應該也是妃會過去梅渡公園的原因吧?PKB經歷幾次演出之後,表演的內容逐漸地受到了侷限,妃應該是想趁這個機會多觀摩學習,以便讓那群小少女們多突破些瓶頸,呈現更好的演出吧?
到了梅渡公園,翼才發現事情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簡單。
遠處不知道從哪來傳來的不和諧歌聲、拿著指揮棒不知道在演奏什麼音樂的保母蟲、一旁湊熱鬧隨著音樂聲跳起舞來,顯然是有些興奮過度的神奇寶貝們、還有就是在接近舞台處,看起來似乎是被吵鬧聲給折騰地受不了而出手的少女─是自家妹妹呢。
「看來事情沒有這麼好處理啊……」雖然他也想來戰鬥個幾場抒發近期累積的壓力,不過還是先把場面給冷靜下來比較重要吧?

他看著自家妹妹想發火又無奈的表情,走上前去拍拍妃的頭要她冷靜下來。

「怎麼老是在跟雨絃生氣?」
「不曉得,他們總是能讓我很火大……」妃低著頭像是做錯事情的小孩,看起來有點失落。「哥,我這樣是不是不好?」
「因為在意所以才會容易被牽動吧?就像妳跟炎一樣?」幫妃重新調整好髮飾,「別想那麼多了,專心處理一下這邊的狀況吧。」

 

【宇瞳部分】

  『咕哇咕哇鈴鈴~咕哇咕哇鈴鈴~』
  剛與翼哥踏出咖啡店門口就接到自家妹妹的電話,接起後老樣子的從話筒對面傳來一陣很有活力的聲音。
  「哥哥~哥哥~你在哪裡~今天公園好熱鬧喔你快過來!」
  「公園?你在哪個公園?」
  「梅渡公園!你快點快點過來快快快就這樣掰!」不等回應雨絃就這樣掛了電話。宇瞳看著被掛掉電話的螢幕逐漸消暗,望向身旁的霜月翼一陣苦笑後便往口袋收好。
  「她還是一樣有活力且急躁呢!」
  「哈哈~是啊精力超旺盛,都懷疑他是否過動……我想剛剛電話她一定是邊跳邊說的吧!」
  「……想像的出來……」翼覺得那個有點暴動的畫面在腦中清晰可見。
  「翼哥要去嗎?梅渡公園?」
  「一起走吧,妃也有說她今天要去梅渡公園。」
  兩人喚出了飛行的神奇寶貝後就往梅渡公園出發。

* * *
  今日的梅渡公園很熱鬧,雖然沒有到人山人海但還是有不少野餐的、玩樂的或是來此特訓的人們。
  「雨絃在哪裡呢?這裡到處都很熱鬧還真有點難找~」宇瞳努力東張西望的找,雖然說雙胞胎有時多少會有些感應,但也不見得每次都靈驗。
  「嗯……妃的電話也沒接呢……」翼也拿出手機試著撥撥看是否找到自己的妹妹。
  「啊!發現小段!」看到不遠處有著熟悉的紅髮少年,宇瞳大叫一聲後便往目標跑去。
  據說,彾段每當天氣不錯時機不錯人事時地物都合宜的時候就會帶著夥伴們去各地野餐,今天如此風和日麗的氣候加上熱鬧的梅渡公園,彾段是絕對不會錯過的。
  「小段~今天吃什麼~啊這個我要了!」意思意思的打招呼宇瞳在彾段還沒有反應過來前就拿了一個三明治塞進口中。
  「哇啊啊啊啊~你偷吃!巨巨,咬他!!」食物的憤怒。
  「哇啊啊~等等突然攻擊太犯規了!!!!」
  「哼~你突然偷吃我食物才犯規!」看著小鋸鱷巨巨追著宇瞳跑,彾段臉上浮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只有你一個人?」
  「嗯啊,例行的野餐~對了如果你要找妃跟雨絃他們應該在那邊~剛剛好像有聽到雨絃的吵鬧聲跟妃的吼叫聲!」彾段把最後一個三明治塞進嘴巴。
  「雨絃嗎!我也覺得他在那裡喔~翼哥~小段我們走吧!」掙脫小鋸鱷巨巨的攻擊,聽到妹妹名字的宇瞳拎著巨巨回到野餐巾旁,然後,自作主張地幫彾段把東西塞進包包後拉著兩人就往公園中央的大樹前進。

* * *  
  『轟隆~』『嘩啦~』
  壯觀的畫面,噴射火焰加水流噴射,相反的屬性有著相同的目標。
  在樹下有個據說跟著聒噪鳥們吵鬧很久的藍髮少女,而那兩道攻擊正往他飛奔而去,這幕也正巧被宇瞳、彾段、霜月翼三人目睹。
  「哇,你妹真的不管怎樣都很經典耶!」
  「真不虧是雨絃耶~這種場面只有她才搞的出來!」
  「嗯哼~當然啦她可是我寶貝妹妹呢~……不對啦~~雨絃啊啊啊啊~~~」邊慘叫邊趕緊過去看看雨絃的狀況。
  看著慌張的宇瞳,彾段與霜月翼兩人相視看了一眼後,聳聳肩便跟著過去與大家會合。

 

【彾段部份】

  宇瞳在自家妹妹雨絃被轟飛的第一時間就衝到了她的身旁,急忙將她拉起並查看她的狀況,只見雨絃迷迷糊糊地喊了一聲『哥哥』,之後就趴倒在滿臉緊張的宇瞳懷中一動也不動。
  霜月翼則是悠哉地晃到了霜月妃的身邊,拍了拍自家妹妹的肩且低聲說了幾句安撫的話,這才令火冒三丈的妃暫時冷靜了下來。
  在一旁的彾段見到宇瞳和霜月翼一到現場便衝到妹妹身邊關心他們,也不由得想起了遠在家鄉的妹妹,如果今天換做是自己,也會像他們一樣緊張吧?
  眼角一瞄,瞄到了不遠處的池子邊有一隻笨笨魚嘴巴一張一闔地似乎正滔滔不絕的說著什麼,而那隻魚身旁的一道人影正安靜有耐心地認真聽著。好奇心因而被勾起,彾段拋下一片混亂的這一邊,而走向貌似置身事外的另外一邊。
  「你好,這隻魚怎麼了嗎?」
  「……」對方微一抬眼並朝他輕輕點頭示意,而後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情。
  跟著蹲到了池邊,彾段學著對方雙手抱膝的姿勢蹲屈在池邊,那隻笨笨魚見到聆聽的觀眾又多了一位,相當開心,不僅嘴巴開闔的速度更加飛快,連魚鰭也跟著揮舞起來。
  搔搔頭,彾段也不懂得這隻魚到底想表達什麼,雖然自己家中有小魚兒戰隊,對魚也還算了解,但這隻魚的熱情實在是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請問笨笨魚這個樣子多久了?」
  沉默了片刻,對方才開口道,「從我們來這邊後到現在。」
  對方的沉默喚醒了他的記憶,記得曾經和這麼一個沉默的傢伙對戰過一次,對方的名字好像叫做──六六?
  不好意思向對方確認,只好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稍微思考了半晌,彾段決定叫出稍早野餐完就回寶貝球裡睡午覺的潔咪來充當翻譯。
  「抱歉吵你起床,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請你幫忙,可以嗎小公主~~」
  『唔啊、人家正睡得安穩的說。』
  簡略扼要地向潔咪解釋後,大概是因為天氣好加上吃得飽飽的他心情很好,後者這次沒有耍脾氣就答應了他的要求。
  圓圓的手掌搭在池邊的石頭上,潔咪整個身體朝著池子移動了幾步以便能聽清楚笨笨魚在說些什麼,大概聽了五分鐘,他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
  『真是難以相信!』
  「怎麼了?他是在求救嗎?」隨著潔咪的話語,彾段也跟著緊張了起來,一旁的六六也屏氣凝神地看著潔咪。
  『他從頭到尾都在說那邊那個藍髮小妹好漂亮好活潑,那個黑髮姑娘好強悍好帥氣等等,說了半天只是請我們幫他要通訊號碼──真是夠了!』還以為是什麼大事需要他潔咪小公主的協助,結果──怒而奔回寶貝球內。
  彾段和六六當下隨即愣住,仍有些不敢置信。
  兩人抱持著懷疑的態度朝著雨絃和妃走去,恰巧雨絃也從昏迷中甦醒,向他們兩個提起池子裡有一隻笨笨魚想認識他們後,不是兩位女生衝了過去,而是他們的哥哥都衝了過去!
  「不要欺負魚啊啊啊啊!!」身為小魚兒戰隊的主人,彾段仍是心疼身為魚的笨笨魚,於是趕在宇瞳和霜月翼兩人還沒把那隻魚整得死去活來前將其收服。

  在那之後,幾個人踏上回程的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事情的經過我都聽說了,所以是因為PM們的音樂祭才這麼的吵呀?」霜月翼輕描淡寫的說道。
  「但是有人比PM們更吵……」妃在一旁補充。
  很有自知之明的雨絃趕緊澄清,「齁你們很不識貨捏~你看大家都很快樂而且我還馬上吸引了一隻粉絲魚~~」
  彾段聳了聳肩,樣子相當不以為意,「他大概只是被你的外表蒙蔽了吧,人不可貌相啊!」
  六六沒說話,但在旁邊默默的點頭表示同意。
  「總之,在看到小妃怒轟雨絃的場面之後連在練習歌唱的PM們都不敢再出聲了,這個任務應該算是圓滿達成了吧?」宇瞳無奈道。

轉個圈看了整個環境狀況,輕笑出聲。「這樣的話,只要把帶頭作亂的處理掉就好了吧?」按開寶貝球,翼的臉上有著應該可以被稱之為殺氣的笑意。
「哥,不太好吧?」拉拉翼的衣角,妃擔心出聲。
「收服帶走就可以了吧?總之任務還是解決啦。」一直跟在翼身旁的亞歷山大伸個懶腰,狀似不介意道。

總之任務是和平落幕了──吧?

 

yehyiing1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